2021-10-21 17:14:0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在古尔纳的小说中,怀旧不是目的,他的作品不会唤起对前殖民时代非洲的回忆。
咪乐|下载|直播 除了女生之外,在二楼居住的一名日本当地男职工也被拍到。

参考消息网10月12日报道 《西班牙人报》网站10月7日发表题为《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鲜为人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理解他的文学创作工作的关键》的文章,作者是贡萨洛·巴韦罗。全文摘编如下:

当瑞典文学院的大门在下午一点打开时,一堆媒体在等待评审团的决定,没有人料到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一位在维基百科页面上只有六行文字介绍的非洲裔作家——会成为赢家。所有的预测都失败了,没有专家或作家预测到了古尔纳得奖。然而,古尔纳的文学作品对我们目前生活的这个动荡时代来说再合适不过。

移居英国

古尔纳1948年出生于桑给巴尔(现隶属坦桑尼亚),20岁时作为难民移居英国。瑞典文学院在新闻公报中说,古尔纳“不妥协于殖民主义的影响和难民处在不同文化与大陆间鸿沟的命运”,他将此“富有同情心地渗透到”其作品当中。

这种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和碰撞正是古尔纳的天才之处。他将自己的经历与角色的经历混合在一起,刻画出那些试图对移民进行“刻板印象化”的人,以及那些利用自己的过去来面对充满挑战的现在的人。

文学共生

抵达那个古老帝国时,年仅20岁的古尔纳埋下了自己文学感性的种子,这种感性开始体现在他的书和短篇小说中。与此同时,他放弃了自己的母语斯瓦希里语,转而采用英语创作。在两种语言的转换过程中,古尔纳在波斯诗人欧玛尔·海亚姆的作品和《天方夜谭》《古兰经》以及莎士比亚或奈保尔的文学作品之间,找到了某种平衡,并将所有这些收获都锁定在人类共同的、深刻的主题中。

在这种文学共生中,古尔纳作品的根源出现了:逐渐瓦解过去集中围绕在白人文化周围的霸权。其角色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适应(几乎总是被迫)一种否定差异的媒介。

古尔纳出版的十部小说中充满着流浪者和寻求庇护者的经历。古尔纳使用文化和空间之间的对比来凸显角色之间建立的联系。入围2001年《洛杉矶时报》图书奖、后获得布克奖的作品《海边》中的两位主角萨利赫·奥马尔和拉蒂夫·马哈茂德,就是移民光谱上的对立面。前者是一位只身从桑给巴尔岛到英国贫民窟避难的老人,后者是来到英国多年的大学教授。通过他们之间的对话,古尔纳追溯了两者之间的一个共同过去,其中充满了超出两个角色经济或社会地位的惊人联系。

两个对话者之间存在着一种紧张关系,他们试图回忆起已经失去的理想土地,忘记土地上的恐怖。继承最终成为一种合唱和商定的结构,重建起只存在于两者故事中的形象。

不为怀旧

在古尔纳的小说中,怀旧不是目的,他的作品不会唤起对前殖民时代非洲的回忆。他的前三部小说《离别的记忆》《朝圣者之路》《多蒂》从不同的角度记录了非洲人在英国受到的排斥和他们努力寻找自身身份认同的经历。1994年出版的第四部小说《天堂》呈现了丰富的斯瓦希里文化以及伊斯兰文化,入围布克小说奖。

自2000年以来,古尔纳又发表了《海边》《遗弃》《最后的礼物》《砾石心》等作品。

在最新小说《来世》中,古尔纳探索了德国在1919年从非洲大陆撤出前的印记。主角哈姆扎被迫站在德国一边参战,目睹德军的虐待行为,并忍受上级军官对他的性剥削。当他饱经沧桑回到自己在海边的出生地时,却惊恐地发现亲友都不再住在那里。哈姆扎的过去随着曾经居住的社区的消失而烟消云散。几年后,哈姆扎的儿子伊利亚为了迎合欧洲殖民者的口味而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伊利亚斯。个人再次被一种超越他并密谋反对他的结构所压倒。种族主义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会根据席卷其周围一切的主导意识形态采取行动,散播暴力和微妙的罪行,重新配置角色拼命试图保留的东西:他们自己的身份。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